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党史大讲堂
苏 明 娟 的 嬗 变
----由希望工程的受助者向资助者、受益者向传承者的华丽转身
编辑日期:2017-12-25  来源: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作者:胡遵远    [ 关 闭 ]

    这些天,我们金寨县乃至安徽省及其全国的新闻界、教育届、希望工程届几乎都在传播这样一条消息:苏明娟当选为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兼职)了!

    这消息不错!官方媒体正式报道是这样的:2017年12月15日,共青团安徽省第14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团省委领导班子,孔涛当选团省委书记,杨正、单强、李波、张敏(挂职)、李跃波(挂职)、汪萌(兼职)、苏明娟(兼职)当选为副书记。

    苏明娟这个名字,大家听起来可能会有些陌生,但是,说起希望工程的“大眼睛”照片,相信很多人都会有深刻的印象,苏明娟就是当年照片上的那位“大眼睛”姑娘。

    1983年,苏明娟出生在革命老区安徽省金寨县桃岭乡张湾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里。金寨县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全国第二将军县。勤劳勇敢的金寨人民不仅在革命战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而且在社会主义时期又作出了巨大的奉献。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在金寨境内修建了重点治淮工程---梅山、响洪甸两大水库,淹没10万亩良田、14万亩经济林,还淹没了包括原县城金家寨在内的三大经济重镇,10万群众为此让出家园、移居深山。战争的创伤、两库的制约,使得本来就是山多地少的金寨县一直处在贫困县行列。苏明娟的家,就在梅山水库上游,一家人过着辛劳、拮据、简朴的乡村生活,父母靠打鱼、养蚕、养猪和种田、种板栗为生,每年从田地里收来的粮食仅能吃3个月,剩下的日子,全靠苏明娟的父亲苏良友起早贪黑地上山砍柴、下河抓鱼换点钱、买点粮食来维持。因此,苏明娟每个学期的100多元学费,也就成了这个家庭力最大的经济负担,经常面临着失学的危险。

    然而,几十年过去了,苏明娟却从一名时常面临失学的女童成长为全国闻名的“大眼睛”姑娘、从一个“我要上学”的小学生成长为一名光荣的大学生、从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家女成长为一家金融单位的正式员工、从希望工程的代言人成长为团中央的候补委员、团安徽省委的副书记......当然,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希望工程,她的的确确是希望工程的受助者、受益者!“如果没有希望工程,我很可能连高中都上不了。我和数百万贫穷家庭的孩子,都因希望工程而改变了命运。”苏明娟自己曾经这样说过。但是,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苏明娟不仅是希望工程的受益者,更是希望工程的资助者、传承者!而且,知道、了解这一点的人并不多,本文拟对此相关情况给作些介绍。

    一、伟大的希望工程发源于苏明娟的家乡---安徽省金寨县

    (一)希望工程产生的时代背景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国平均每年有100多万小学生,因家庭贫困交不起四五十元的书杂费而失学。1986年,团中央派人在广西柳州地区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调查,发现:金秀瑶族自治县共和村,全村人2000多人,解放后没有出过一名初中生,辍学率达90%以上。更让人揪心的是,即便只是这样,依然还有很多孩子面临着失学。怎么办?虽然《义务教育法》已经于1986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但是咱们国家太大了,底子太薄了,没钱啊!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89年10月30日,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下称青基会)召开“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新闻发布会,“希望工程”由此应运而生。而那时,青基会的全部家底,只有团中央拨付的10万元启动资金和1万元的工作经费。为了尽快募捐到资金,他们最初采取的是向全国各工矿企业发放劝募信,青基会印了大约50万份传单,动员工厂的青年工人帮着抄信封,青基会的每个人每天晚上也抱一大摞信封回家去抄。用这样的方式,他们把13.7万封筹资信寄到了全国的工矿企业。接着,在1990年1月,又向全国40万个工矿企业发出了宣传材料和劝募信函。这样的方式收到了一定的效果,每一批信寄出去后半个月左右,都会掀起一个捐助的小高潮。

    1989至1991年的三年时间里,希望工程总共资助了3万名孩子,建立起了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

    但这种手抄报的方法影响毕竟有限,如何扩大社会影响,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希望工程之中帮助失学儿童,成为了摆在青基会面前的一道难题。1991年的一天,时任青基会秘书长的徐永光灵光一现,能不能效仿商业宣传,在一些媒体上刊登公益募捐广告?随后,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多家国家级报纸上出现了希望工程的募捐广告,“我要读书”的声音响彻神州大地,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幼儿园的孩子。一元两元 ,一分两分。无数爱心汇款单像雪片一样的寄往北京。

    赵渭忠,河北省军区原副政委,少将军衔,很多人叫他“希望将军”。1992年,他卸下戎装投身“希望工程”,把爱给了上不起学的孩子,这一干就是22年。期间,他们全家累计捐款100余万元,还多方筹资,资助了1500余名贫困孩子,援建36所希望小学。他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解放军的战士,同时也是一名志愿者,我要永远做爱的桥梁、爱的纽带、爱的传递者。我的骨头是硬的、血是热的、爱是真的。”

    把自己全部生命和精力投身希望工程的,还有白方礼老人。1987年,已经是74岁的老人---白方礼决定做一件大事,那就是把自己蹬三轮的收入全部捐给希望工程,帮助贫困的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这一蹬就是十多年。直到他92岁逝世。网友们在纪念白方礼老人的专题网页上如此评论:“一个馒头,一碗白水,他曾如此简单生活;三百学子,35万捐款,他就这样感动中国。”

    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同样非常关心和支持希望工程。邓小平曾两次以“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希望工程捐款并题词。江泽民总书记于1991年11月1日为希望工程题词:“支持希望工程,关心孩子成长。”他多次捐款,并多次到贫困地区看望失学的孩子。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赠档案中,还有不少中央领导同志的名字: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李岚清、乔石......

    从此,希望工程蓬勃发展,成为了我国社会参与最广泛、最富影响的公益事业。截至2016年底,全国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捐款129.5亿元,资助学生553.6万名,援建希望小学19388所。这意味着,有553.6万名孩子和他们家庭的命运从此发生了逆转。

    (二)李克强总理亲自为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选址、始终牵挂着老区的孩子们

    上述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就建设在苏明娟的家乡---安徽省金寨县,苏明娟正是全国553.6万名孩子中的一员。

    金寨是全国最早实施希望工程的县份,也是最出成绩的地方。除了推出全国希望工程形象代表、“大眼睛姑娘”苏明娟之外,金寨还培养了全国希望工程第一个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张宗友,全国希望工程第一个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学生邓磊;建设了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金寨县希望小学”,全国第一所希望职业中学“金寨县江店希望职业中学”等。金寨县希望小学还被评为全国“模范希望小学”,希望工程的希望小学建设项目也被评为安徽慈善奖的“最具影响力慈善项目”。金寨县的希望工程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辉煌的成就,“与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大力支持分不开,更与李克强总理的亲自播种、悉心呵护分不开!”金寨希望工程的建设者、参与者、受益者、见证者......人们都这样说。

    时间拉回到1989年10月,共青团中央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发起了依靠各级共青团组织负责实施的社会公益事业——希望工程。1990年2月17日,时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中国青基会副理事长的李克强,率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考察组一行,冒着凛冽刺骨的寒风、踏着春风未融的冰雪,专程来到金寨这个全国着名的革命老区,为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选址。

    时任金寨县副县长、分管教育工作的曹承芳负责接待李克强一行,她见证了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的诞生。曹承芳回忆当年见面时的场景,说:“在金寨县招待所的小会议室里,坐满了年轻人,除了团地委和团县委的同志我认识外,多数人我都不认识。而披着黄大衣的李克强见到我时,立即站起来与我握手,一点架子都没有,非常随和。”李克强对大家说,很早就想到金寨来看望老区人民并向老区人民学习,但是因为没有机会,所以一直没有实现,今天终于站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了!“听了他的开场白,我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有着一种扑面而来的亲切感、温暖感,我们好像接待的不是团中央书记处的书记,而是阔别多年、返回家乡的游子。”曹承芳说。

    接着,李克强开门见山地表明来意,团中央决定在全国老、少、边、穷地区实施希望工程、组织实施救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的活动。希望工程主要是对义务教育阶段有困难的学生实行救助,把钱直接发给被救助学生,每人每学年80元,直到初中毕业。如果考上了大学,还将继续救助直到大学毕业。另外,还打算在革命老区选择一个县建一所希望小学。

    “李克强最开始说,给金寨县100个救助名额,我说少了,不够,最后给了我们500个名额。”至于建希望小学,曹承芳心里想,虽然希望工程只能资助2万元,但这却是想上学而上不起学的孩子们的急切渴望啊!因此,曹承芳立即表态:“只要是对金寨老百姓有好处的事,我们都愿意干。”听了曹承芳的表态,李克强欣慰地笑了。当天下午,李克强一行就深入到南溪镇、双河区等地进行实地调研。南溪镇是大别山区三大武装起义之一的立夏节起义的发生地,走出了14位开国将军。然而,时至上个世纪90年代,当地的农民群众还很穷。李克强一行看见许多孩子都不是在学校里读书,而是在山里面放牛、拾柴、打猪草,许多孩子都在喊:“我要上学,我要读书……”老区的现状震撼着李克强等考察组同志的心灵,也更加坚定了他们实施希望工程的决心。李克强说,希望工程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我们要用这些这炭火燃烧起孩子们的希望。了解到在金寨县实施希望工程的可行性及困难情况后,他们向金寨县委提出了建好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的意见和建议。

    时任金寨县委书记的陶芳侯就落实李克强同志的意见,立即召开县委领导班子会议研究,经过认真讨论、慎重考虑,金寨县决定把希望小学建在南溪镇中心小学内,原中心小学更名为金寨县希望小学。之所以决定把希望小学建在南溪镇,首先是因为南溪镇是着名的革命老区,而当时当地又有很多因为家境贫困而辍学的孩子。其次,是因为当时的南溪镇丝绸工业发展得比较好,可以拿出一点资金出来配套建设希望小学。

    曹承芳说,“当时决定在南溪中心小学的基础上,把原来的一幢二层教学楼翻建成希望小学教学楼,并对大门楼进行维修、改造。”3个月后的5月19日,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在金寨南溪诞生了!学校由中国青基会捐款4万元,省、市、县、镇配套部分资金援建而成,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洛桑亲自参加竣工剪彩仪式,曾在金寨战斗过的徐向前元帅亲笔为“金寨县希望小学“题写了校名。

    自此,希望工程在大别山腹地拉开了序幕,“希望之火”从这里燃遍整个江淮地大地乃至整个中华大地。自1989年实施以来,金寨县先后筹集资金及接收全国各界爱心人士捐款5000余万元,建设希望小学126所、希望业余体校1所、希望电脑教室10所、希望工程厨房39所、希望音乐教室5所,累计救助各类贫困学生10万余人。截至2014年9月底,安徽省共募集希望工程资金4.58亿元,资助贫困学生22万名,援建希望学校810多所;全国共募集钱款超过100亿元,救助贫困学生495万名,援建希望学校18390多所。

    2014年10月16日,在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金寨县希望小学建校25周年来临之际,该校的师生代表写信给李克强总理、报告希望小学25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

    收到来信后,李克强总理迅速于10月28日给师生们回了信。他在信中回忆道:我清晰地记得,当年来这里为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选址时,正是冬末初春时节,不曾想到,希望工程第一粒种子在大别山深处的冻土里,破土成长为今天这样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据了解,近25年来,希望工程已累计募款逾百亿元,先后建起18396所希望小AG|官方网站学,资助贫寒学子495万名。

    希望工程向世人传递出一种积极意义: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这一点,你们学校走出的希望工程培养的第一位博士生张宗友、“大眼睛”苏明娟便是很好的例证;尤其可贵的是,希望工程在很短时间里,汇聚起海内外四面八方的爱心涓流: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是建设社会最富感召力的道德力量。

    李克强总理在信中还饱含深情地写道:这么多年来,你们锲而不舍地践行一个朴素的理想:让每个孩子不再因为贫穷而失去课堂。这也是政府的职责所系,我们的努力殊途同归。贫困固然可怕,但失去平等受教育的权利更可怕;消除贫困或难短时兑现,可创造公平必须刻不容缓。让我们共同持续不断努力,为天下所有贫困孩子的幸福人生创造美好的希望。

    二、伟大的希望工程,造就了特殊名人---苏明娟

    (一)“大眼睛”成为希望工程的宣传标识

    1991年,《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解海龙拍摄了一组“我要读书”的照片,其中一张就是年仅8岁的、安徽省金寨县桃岭乡农家女苏明娟。她的手里握着笔、眼睛里流露出了对知识的渴望与向往。这张照片很快就被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选定为希望工程的宣传标识,苏明娟由此成为全国人民熟知的“大眼睛”姑娘。

    1991年4月,苏明娟正在上小学二年级。这年冬天的一个早晨,8岁的苏明娟和她的5个同学像往常一样走在通往学校的小路上。天刚蒙蒙亮,远处的炊烟才从很远的山那边慢慢地升起来......他们还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学校。苏明娟挎着妈妈为她缝制的小书包,手里拎着一个小炭炉,这是她在上课时用来取暖的。因为所谓的课堂不过是旧时的土地庙,年久失修,别说窗户,就连土墙都是残缺不全的。如果没有这个小炉子,她的小手就会被冻僵。即使这样,上学对这几个孩子来说,还是一件最快乐的事。

    上课铃响了,苏明娟把碳炉搁在右边的小木凳上,暖了暖手之后,拿出了书本和只剩下一小截的铅笔。这时,他看见几个干部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还拿着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的机器(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那是照相机),而拿着这奇怪机器的人就是《中国青年报》的摄影记者解海龙。

    课继续上着,但苏明娟却“溜号”了,她的大眼睛总是好奇地追随着这个拿着奇怪机器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的“不速之客”。她看见他一会将它对准黑板,一会对准老师,一会对准其他同学……慢慢的,那个人似乎也察觉到有双眼睛一直在看着他。终于,他发现了她,那是一个不可错过的眼睛,纯真、好奇、甚至一点惊恐,他举起了相机......在那只有零点几秒的时间里,苏明娟突然感到有点害怕,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发生了什么?当然,她更无从知道自此以后又会发生什么?

    就在解海龙离开苏明娟所在的金寨县桃岭乡张湾小学之后不久,那张“我要上学”的照片就开始在各种媒体传播开来,并迅速成为中国希望工程的宣传标志。然而,此时的照片主人公苏明娟却对这一切一无所知。3年后,湖南长沙某军校一位名叫李万的学员将一份《解放军日报》和一封信寄给苏明娟的校长,报纸上登载的正是这张照片。他在信里对校长说,如果你们学校还能找到这个小姑娘的话,我愿意资助她到小学毕业。校长不知道这个小姑娘是谁,但根据报道中的线索,他把四年级的全体女生叫到了办公室,然后指着照片问道:“这个人是你们当中的谁啊?认一下!” 这是苏明娟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当时唯一的感受就是: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谁啊?再仔细看,还是认不出来,只是隐约觉得那件红色格子衣服很熟悉,然后举手说:“老师,那件衣服好像是我的。”“那你下午回家把那件衣服拿来吧,好证明是你。”回到家,妈妈把那件衣服找了出来,照片里那个小女孩的身份也由此确认了。后来,李万每个学期都给她寄一笔钱。苏明娟及其家人都知道那钱是从为数不多的军队补贴里一点一点省出来、抠出来的。

    幸亏有了李万叔叔的资助,才让苏明娟这个濒临失学的孩子重新有了希望。不过,对于苏明娟来说,最大的精神支柱道不是钱,而是李万叔叔写给她的一封封书信。那些饱蘸爱心的文字,直到现在都还珍藏在她的小箱子里,那些书信里所传达出来的“爱”早已深深地驻进苏明娟那幼小的心灵。后来,来自大连的一对退休老夫妇也加入了资助苏明娟的行列,他们拿出了仅有的退休金,还在信中安慰道:别为我们的生活而担心。善良忠厚的父亲对苏明娟说:“这钱我们不能要,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别人的帮助。你爸你妈还能干活,还能养活你和你弟弟。”苏明娟将钱还给老人,老人不要,后来在征得他们的同意后,苏明娟将这笔钱捐给了希望工程。有人对此感到不可思议!实际上,这是金寨山里人的一种朴素心理和优良传统。当年,苏明娟的父亲就多次对她说:“姑娘,你要懂得知恩图报。”所以,每到过年,苏明娟的母亲钟业臻都会用这个家特有的方式来报答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她将自己做好的一双双布鞋、腌制的一块块腊肉寄给解海龙、李万和这对退休老夫妇,还有凑了100块钱捐助给苏明娟的9个大学生。

    (二)苏明娟见到了团中央书记李克强,成长为团中央的候补委员、共青团安徽省委的副书记

    1996年,13岁的苏明娟到北京参加《中国青年报》创刊45周年的纪念活动。那是她第一次去北京,几个月前苏明娟就接到了“大眼睛”照片拍摄者谢海龙的邀请信。

    在庆祝活动上,苏明娟见到了很多陌生的面孔,其中,有一个人给她的印象非常深刻,他就是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李克强。

    苏明娟回忆说,当时李克强走到她的面前问,“你是不是‘大眼睛’照片上的小女孩?”“是的。”苏明娟说。李克强笑着问,怎么都长这么大了?之后,李克强还详细地询问了苏明娟的学习情况,家里人都在做什么,现在的生活怎么样?......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聊了很久。“当时并不知道李克强的身份,只是感觉到这个叔叔很亲切。”苏明娟说。

    1997年的一天,村长来到苏明娟的家,对正在做饭的钟业臻(苏明娟的母亲)说道:“你姑娘要去北京开会了,赶紧给她准备准备,过两天就走。”什么会?苏明娟不知道,去了才知道是中国共青团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那时的她才14岁,整个人民大会堂里的与会代表,就数她最小。会上,她被选举为团中央候补委员。回到家后,邻居都来看她,问:“一个月给你多少工资啊?”在乡亲们的眼里,她已经是中央来的大领导了。其实,中国职务是没有工资的。苏明娟知道,这只是国家给她的一个政治荣誉。

    此后,苏明娟便在各方关注和帮助下,于2005年考入安徽大学职业技术学院金融专业学习,2005年毕业后,进入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工作,现已组建了幸福的家庭,并升级当上了妈妈。

    2017年12月15日,共青团安徽省第14次代表大会圆满闭幕,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团省委领导班子,孔涛当选为团省委书记,苏明娟(兼职)等人当选为副书记。据说,这个兼职副书记,与共青团组织的改革有着密切的关系。2016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提出要建设专职、挂职、兼职干部相结合,符合群团组织特点、充满生机活力的干部队伍。此后,挂职副书记、兼职副书记这两个职务便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层级团委的新一届班子成员中。团委书记班子从原来全部由团的专职工作者组成,变成了“专挂兼”相结合,挂职和兼职的副书记很多都是来自基层的青年和非团干出身。挂职副书记每天需“打卡”上班,且承担团委的分工,但是工资由原单位发放,不拿团委工资。兼职副书记没有行政级别,不需要每天“打卡”上班,但在一些团委的重要活动和特定的场合,需要发挥自己的优势,共同出谋划策。简单地说,苏明娟这次担任的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兼职)职务,只是给了她一个发挥特长的平台和条件,不仅没行政级别,也没工资!她和20年前一样,又一次当了一个不拿工资的“官”!

    三、伟大的希望工程,需要成千上万个像苏明娟这样的传承者

    “帮助别人是一种美德,回报社会是一种义务。”作为中国希望工程的代言人,苏明娟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公益活动,回报社会。

    还是在1992年1月8日,共青团浙江省委九届二次全委(扩大)会议向全省216万共青团员、1700万青少年发出了倡议:献上一分一角十分爱,助我十万贫困失学童。参加会议的全体人员当场捐款1659元。当年,只有15岁的苏明娟为浙江省“希望工程助学金”注入了第一笔资金。

    据了解,大学期间,苏明娟就和同学们一起上街卖报纸,将挣来的钱捐给希望工程;2006年,她参加工作后的第一年就拿出1000元工资,捐给安徽省希望工程办公室。在很多公益活动现场,都能见到苏明娟的身影......

    2002年,苏明娟进入大学后,学费由国家统一负担了,她就致信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要求把每学期定额发给她的900元生活补贴转让给其他贫困学生,她自己则开始通过勤工俭学来解决自己的生活费,她不仅当过售楼员,还在北京摩托罗拉总部的人力部和财务部实习过、工作过。此外,她还是学生会的组织部长。在一次暑假里,她带着几个同学去金寨县的另一个贫困村做义务支教工作。

    谈起这段经历,苏明娟至今依然很有感慨,她说:“孩子们上课的条件非常差,跟我上小学的时候差不多,四面通风,只有一个破屋顶。孩子们的家庭也都非常贫穷。”苏明娟和她的同学们就在那、给孩子们上了几天课。后来她们才知道,班级里有一个小女孩,她和母亲被父亲抛弃了,因为没有钱也没有户口,母女俩只能在别人家的屋檐下搭个草棚过日子。每天,就靠着母亲下河抓黄鳝来养家糊口。

    当苏明娟和她的同学去看望她们母女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个家连口锅都没有。那天,苏明娟他们自己掏钱买了锅、买了菜,并为她们家做了一顿饭。临走时,还凑了1000多块钱给她们。在回去的路上,苏明娟觉得自己真是十分幸运啊!因为一张照片,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她得到了那么多人的帮助。而在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人还在为了生存而挣扎,梦想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件奢侈品。如果每个人都伸出手来做点什么,那些濒临绝望的人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一生,“我自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成年后,经过教育的洗礼,当年蓬头乱发的“大眼睛”小女孩,成为了希望工程的形象大使。她除了把自己的工资捐出一部分来资助更多的孩子外,工作之余,她还尽可能参加一些希望工程的各种公益活动,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同样的孩子听,鼓励他们坚定信心、帮助他们走出困境。

    2007年6月23日,安徽合肥,受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安徽)赛会志愿者招募组委会邀请,中国希望工程形象代言人“大眼睛”苏明娟成为北京奥运会安徽赛会志愿者招募形象大使。2008年8月25日晚,浙江省乐平市举行“放飞希望·爱心助学牵手贫困学子”公益活动。主办方现场向21名贫困学子分别发放了数千元的“爱心助学款”。而在活动现场,一位来自安徽的女孩,受到了乐平市民的热烈欢迎。这位女孩就是我国希望工程的形象代表“大眼睛女孩”苏明娟。她这次来到乐平,是受主办方邀请,前来传播爱心、宣传希望工程的。

    作为希望工程曾经的受助者,如今的苏明娟已经完成了从受助者到资助者的角色转换。“她每年都会到希望工程办公室来一趟,把资助金交给我们。”安徽省希望工程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然后再由我们将这笔钱交到苏明娟资助的贫困生手中。”

    许多年过去了,苏明娟再也不是那个怯生生的孩子了,但她的很多品质仍让大家记忆犹新。“淳朴、低调、不张扬。”这是安徽省希望工程办公室工作人员对她的评价。

    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帮扶贫困生。特别是参加工作之后,她每年都要花1000多元去资助贫困生,并且坚持做到从不间断。苏明娟曾表示:“我们这批受到希望工程资助的孩子是非常幸运的,所以我们必须感恩,并尽自己的能力回馈社会,多做一些好事,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